当前位置 :主页 > 马会开开奖结果 >
沉迷网游“富二代”流落街头一年多 民警和志愿者助其与家人团聚
发布时间:2019-08-22

  深圳晚报2019年08月11日讯 日前,在东莞黄江派出所上演了让人泪奔的一幕:在当地民警和志愿者的帮助下,连夜从昆明赶来的商人周先生,搂着儿子小苒(化名)泣不成声地说:“儿子,跟爸爸回家吧。”

  小苒今年26岁,面目清秀,但精神萎靡。这个从小在富裕家庭长大的“90后”青年,因沉迷网络游戏,多次丢了工作;后又陷入网贷负债危机,竟然偷偷变卖父母家中财产还债;最后到深圳东莞等地流浪一年多,成为街头流浪者。8月初,小苒在社会组织“让爱回家”志愿者和东莞黄江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,终于重回父亲怀抱。

  谈起小苒的成长,周先生满怀愧疚地说:“是我们的溺爱害了他。”

  周先生从小吃过很多苦,通过奋斗有了自己的企业后,就不想让儿子也受苦。当一般人家的小孩一个月都没有500元零花钱的时候,小苒却每周有500元零花钱。“只要儿子找我要钱,我都两三千元地给。从小到大就打过他三次,一切都随着他,希望他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。”

  小苒上了职业技术院校后迷上了网络游戏,受网上一些不好信息的影响,越来越叛逆越来越任性。职校毕业后,小苒做过很多份工,可是都没能超过两个月,拿到工资就去网吧,几天几夜不归,钱花完了再找工作。小苒父亲曾赌气说:“你只要能一份工作坚持做半年,我就送你100万元加一辆车。”可是小苒依然没有任何一份工作坚持半年。

  父母想尽一切办法帮他,先让他去学开车,学费花了几万元,也没有学会开车。父母又让小苒去相亲,相了几次亲,前后花了很多钱,都没能成功。

  2017年年底,小苒本来答应父母一起回重庆老家过年,但他最后没有回去,反而趁父母不在家,带了两个小伙伴把家里的电视机、电脑等值钱的东西都拉走卖了。

  过完春节,父母回到昆明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。查看小区监控发现,竟然是儿子带着朋友干的。原来,小苒在网上贷款欠了债,父亲曾帮他还过几次。这一次,小苒为了还债竟然把自己的家偷空了。父母虽然伤心气恼,但为了他的前程没敢报警。

  小苒自知闯了祸,很长时间不敢再联系家人,2018年7月之后,亲戚朋友都再没有见过他。在失联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四处流浪。几个月前,他流落到了广东东莞黄江一带,每天睡在黄江某广场的一个角落里,神情寥落、瘦骨嶙峋,对别人的问话不予理睬,经常独自在公园的一个躺椅上昏睡。

  社会组织“让爱回家”东莞站负责人包军说:“每个流浪者背后都有一个辛酸的故事,他们有人格、有尊严,要帮助他们仅有爱心是不够的,必须慢慢打动他,和他成为朋友,让他说出他的心事。”

  包军有事没事就去找小苒聊天,渐渐的,小苒说起了父母对自己很好,是因为自己不长进混得不好,不敢回去见家人。志愿者慢慢打开了小苒的心扉,他含糊地说出家乡城市和街道名称。东莞黄江派出所民警知道这些信息后积极支持,在数据系统里进行多方对比查找,终于找到了小苒父母。

  周先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后连夜从昆明飞抵深圳,于8月8日早上6时抵达黄江派出所。父子见面,两人抱头痛哭,“跟爸爸回去,好吗?”“好。”在外面流浪的这一年,小苒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,如今,他要回家。

  针对小苒的故事,深圳市康宁医院行为成瘾病区主治医师王周然说:“小苒可能患有游戏障碍,是否存在其他精神问题需要进一步检查明确。他需要到精神心理专科医院接受针对性帮助,才有可能得以康复。”

  “让爱回家”发起人张世伟介绍说,根据“让爱回家”寻亲网收集的几千个流浪街友的数据分析,2000年以前,街头流浪者大多是精神异常人员、专业乞讨老人、小孩、拾荒者;然而最近十余年,为数不少的年轻人加入街头流浪者的行列。其中很多年轻人因沉迷网络游戏不能自拔,天长日久丧失了劳动和社会交往的动力,钱花光的时候就选择流落街头。

  记者也曾在深圳街头目睹许多年轻流浪者,有的受过良好教育,有的家境不错,却因深陷网瘾而迷失了自我。如今,小苒已经回家,但要让他重振生活的希望,还需要给予专业帮助。

  游戏障碍:2019年5月25日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将“游戏障碍”诊断正式写入国际疾病诊断标准,“游戏障碍”(gaming disorder)首次被正式列为疾病。

  “游戏障碍”以超过一般限度的持续、反复地玩游戏为特征,所涉及的游戏类型既包括数码游戏,也包括电子视频游戏;既包括线上联网游戏,沈阳辽宁广播电视大学。也包括线下单机游戏。(记者 徐斌)

  民警和志愿者携手助其与家人团聚,医生判断他可能患有“游戏障碍”

  深圳晚报2019年08月11日讯 日前,在东莞黄江派出所上演了让人泪奔的一幕:在当地民警和志愿者的帮助下,连夜从昆明赶来的商人周先生,搂着儿子小苒(化名)泣不成声地说:“儿子,跟爸爸回家吧。”

  小苒今年26岁,面目清秀,但精神萎靡。这个从小在富裕家庭长大的“90后”青年,因沉迷网络游戏,多次丢了工作;后又陷入网贷负债危机,竟然偷偷变卖父母家中财产还债;最后到深圳东莞等地流浪一年多,成为街头流浪者。8月初,小苒在社会组织“让爱回家”志愿者和东莞黄江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,终于重回父亲怀抱。

  谈起小苒的成长,周先生满怀愧疚地说:“是我们的溺爱害了他。”

  周先生从小吃过很多苦,通过奋斗有了自己的企业后,就不想让儿子也受苦。当一般人家的小孩一个月都没有500元零花钱的时候,小苒却每周有500元零花钱。“只要儿子找我要钱,我都两三千元地给。从小到大就打过他三次,一切都随着他,希望他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。”

  小苒上了职业技术院校后迷上了网络游戏,受网上一些不好信息的影响,越来越叛逆越来越任性。职校毕业后,小苒做过很多份工,可是都没能超过两个月,拿到工资就去网吧,几天几夜不归,钱花完了再找工作。小苒父亲曾赌气说:“你只要能一份工作坚持做半年,我就送你100万元加一辆车。”可是小苒依然没有任何一份工作坚持半年。

  父母想尽一切办法帮他,先让他去学开车,学费花了几万元,也没有学会开车。父母又让小苒去相亲,相了几次亲,前后花了很多钱,都没能成功。

  2017年年底,小苒本来答应父母一起回重庆老家过年,但他最后没有回去,反而趁父母不在家,带了两个小伙伴把家里的电视机、电脑等值钱的东西都拉走卖了。

  过完春节,父母回到昆明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。查看小区监控发现,竟然是儿子带着朋友干的。原来,小苒在网上贷款欠了债,父亲曾帮他还过几次。这一次,小苒为了还债竟然把自己的家偷空了。父母虽然伤心气恼,但为了他的前程没敢报警。

  小苒自知闯了祸,很长时间不敢再联系家人,2018年7月之后,亲戚朋友都再没有见过他。在失联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四处流浪。几个月前,他流落到了广东东莞黄江一带,每天睡在黄江某广场的一个角落里,神情寥落、瘦骨嶙峋,对别人的问话不予理睬,经常独自在公园的一个躺椅上昏睡。

  社会组织“让爱回家”东莞站负责人包军说:“每个流浪者背后都有一个辛酸的故事,他们有人格、有尊严,要帮助他们仅有爱心是不够的,必须慢慢打动他,和他成为朋友,让他说出他的心事。”

  包军有事没事就去找小苒聊天,渐渐的,小苒说起了父母对自己很好,是因为自己不长进混得不好,不敢回去见家人。志愿者慢慢打开了小苒的心扉,他含糊地说出家乡城市和街道名称。东莞黄江派出所民警知道这些信息后积极支持,在数据系统里进行多方对比查找,终于找到了小苒父母。

  周先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后连夜从昆明飞抵深圳,于8月8日早上6时抵达黄江派出所。父子见面,两人抱头痛哭,“跟爸爸回去,好吗?”“好。”在外面流浪的这一年,小苒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,如今,他要回家。

  针对小苒的故事,深圳市康宁医院行为成瘾病区主治医师王周然说:“小苒可能患有游戏障碍,是否存在其他精神问题需要进一步检查明确。他需要到精神心理专科医院接受针对性帮助,才有可能得以康复。”

  “让爱回家”发起人张世伟介绍说,根据“让爱回家”寻亲网收集的几千个流浪街友的数据分析,2000年以前,街头流浪者大多是精神异常人员、专业乞讨老人、小孩、拾荒者;然而最近十余年,为数不少的年轻人加入街头流浪者的行列。其中很多年轻人因沉迷网络游戏不能自拔,天长日久丧失了劳动和社会交往的动力,钱花光的时候就选择流落街头。

  记者也曾在深圳街头目睹许多年轻流浪者,有的受过良好教育,有的家境不错,却因深陷网瘾而迷失了自我。如今,小苒已经回家,但要让他重振生活的希望,还需要给予专业帮助。

  游戏障碍:2019年5月25日,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将“游戏障碍”诊断正式写入国际疾病诊断标准,“游戏障碍”(gaming disorder)首次被正式列为疾病。

  “游戏障碍”以超过一般限度的持续、反复地玩游戏为特征,所涉及的游戏类型既包括数码游戏,也包括电子视频游戏;既包括线上联网游戏,也包括线下单机游戏。(记者 徐斌)

?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开奖结果| 香港马冰心会图库|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网| 胜彩高手论坛汇集网上| 香港老板跑狗图| 创富高手心水论坛| 横财富高手心水论坛| 大丰收论坛| 天空网七字玄机暴特| 香港赛马会官方总网站|